不止足球越南还想在这个领域赶超中国

虎年春节,越南男足坐镇主场,历史性战胜中国男足,引起两国球迷哗然。在此之前,从1960年以来的10次交手中,中国男足取得全胜,也因此,常常可以看到越南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对越南男足的呼吁:你可以输给任何队,只要赢中国就够了。对越南来说,赶超中国为何如此重要?除了足球,赶超中国,越南还有哪些野心?

越南在现代化进程中,“摸着中国过河”是必经之路。从行政区域划分、义务教育制度到越南版改革开放,总能找到“中国模式”的影子。有着人口红利的越南,也效仿“中国制造”,大力发展制造业,吸引了很多外资的到来,成为了近年来东南亚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

在越南务工12年的林先生感叹越南日新月异的变化。他向深圳卫视记者表示,现在越南整体的社会经济各方面的发展是比较迅速的,社会经济相当有活力,路上的车辆,包括货车越来越多,港口也越来越繁忙,外资企业进驻,整个国家欣欣向荣。

“越南制造”作为带动越南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外界因此传出了要“取代中国制造”,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声音。

然而,“越南制造”的野心不仅是要当“下一个世界工厂”,从政府近年的投入可以看出,越南还想推出自主品牌,打造更多“国货”,但却因此闹出不少丑闻。

2017年10月,以“越南制造”为号召的知名纺织品企业凯丝绸(Khaisilk)被查出以中国进口商品冒充本国制造。越南是世界第三大纺织品出口国,纺织业可以说是越南的生命线,但越南的纺织原料高度依赖进口,根本无法自给自足,55%-60%原辅料由中国供应。

实际上,现代纺织业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工业门类,除了面料、纤维,它的上游——纽扣、拉链等辅料属于化工业,而化工业的上游又是能源业。因此,纺织原料要形成有竞争力的价格,需要各个产业集群要深度分工,相互配套,而这正是“越南制造”的短板之一——供应链不完整。

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研究员阳阳就向深圳卫视记者表示,从进口结构上,2021年越南国内企业进口了1100多亿美元,外资企业进口达到了2100多亿美元,不论是国内企业还是外资企业,进口产品均都以生产资料和配套的终端产品为主。由此可见,越南加工制造业对这一类产品进口具有很强的依赖性,做到自给自足完全不可能。

中国社会科学院越南问题专家潘金娥就认为,越南的市场规模和中国不可相提并论,顶多称为一个“大工厂”中的“车间”。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东盟研究院院长古小松也认为,从研发设计到生产流通,中国与越南都不处于一个水平上,在经济体量市场规模上,越南连中国中等规模的省都达不到,另外,科技、物流等基础设施方面,越南均远远落后于中国。

尽管自主技术短板明显,越南仍希望在民族品牌上作出一番成绩,尤其在飞速发展的智能手机领域分得一杯羹。说到“越南制造”,不能不提越南最大民营企业——温纳集团(Vingroup)。它的董事长,也是越南首富范日旺,在去年底《福布斯》杂志公布的2021年亚洲慈善英雄榜中,上榜前15位。

温纳集团被认为有韩国财阀集团的“潜质”,如今它以地产为基本盘,布局科技研发、医疗卫生、农业及教育,进军制造业如汽车和手机,成为越南最有影响力的企业之一。

但就是这样一个商业帝国,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去年5月,温纳集团旗下手机品牌VinSmart宣布停止研究和生产手机。这个诞生于 2018 年 6 月的智能手机,一度手握着17%的市场份额,是仅次于三星、OPPO 和 VIVO的第四大智能手机厂商,同时也被誉为“国货之光”。

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得益于VinSmart的“买买买”战略。2018年7月,VinSmart收购了西班牙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BQ技术公司51%的股份,随后将手机生产线搬到越南,并聘请了外国专家指导工作。5个月后,Vinsmart便首发2款智能手机Joy 1和Active 1,其建厂速度和生产效率被认为“创造了越南之最”。2020年末,VinSmart又推出了号称“100%国产”的Aris 5G手机。但实际上,VinSmart花费了数千万美元用来向其他国家购买专利。

VinSmart以退出市场告终,当时温纳集团副主席兼总经理阮越光解释道:“智能电话的生产不再带来突破,也无法为用户创造差异化价值。”

而现实是,中韩品牌的优势明显,在越南手机市场中屹立不倒。2014年,OPPO进入越南市场;2015年,VIVO进军越南;2017年3月,小米在越南正式开售……这些中国手机品牌凭借高性价比和年轻化设计,一进入越南便俘获了一众年轻人的偏爱,一跃进入畅销榜前五名,就算后来的竞品VinSmart诞生也无法造成多大冲击,依然稳定占据越南市场绝大份额。

有统计数据显示,自2021年1月至2022年1月,越南手机市场份额中,排名前六的手机品牌里就有3家来自中国:三星以30.35%排名第一,苹果以29.92%排名第二, OPPO以17.04%排名第三、小米以8.54%排名第四、VIVO以5.32%排名第五和REALME以2.21%排名第六,中国品牌手机占据了近41%的市场份额。

如今,越南只剩下Bphone、Masstel少数几个本土品牌商在苦苦挣扎,但他们在市场份额中都被归类为“其他”。

不过,放弃智能手机领域,越南最大民营企业温纳集团并没有放弃打造民族品牌的雄心,它很快宣布,发展重点转向旗下汽车品牌VinFast,这也是越南唯一一家本土汽车制造商。温纳集团董事长范日旺曾被媒体问及,为何要“全力以赴”开发电动汽车?他答道,越南必须至少拥有一个被世界认可的品牌,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将这面“旗帜”升得越来越高。

短短两年时间,VinFast就超越了盘踞越南许久的丰田、起亚和福特。在官网上,VinFast的自我介绍就写道:成立21个月便成为越南国内第一大汽车销售商。

对于VinFast如此之快占领市场,广西民族大学东盟学院副研究员阳阳认为,VinFast实现了越南自主汽车品牌生产整车能力,体现了越南汽车加工制造业全产业链,借此提升了国家形象,因此得到国家大力扶持,对VinFast进行了积极引导,民众接受度也比较高。

温纳集团还响应国家号召,发展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为此宣布今年起放弃燃油车制造,全部投入对新能源汽车制造,并且公开声称,对标的竞争对手是特斯拉。为此,VinFast率先将它的市场锁定在了欧美市场。为了获取与美国合作的机会,VinFast有意在美国提高曝光率:在洛杉矶设立了总部;在去年底举办的2021洛杉矶车展上推出了两部纯电动车;今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2022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展出三台全新纯电SUV。

不得不说,VinFast令越南成功成为东盟地区第一个拥有生产电动汽车的本土企业。光是这一点,越南已经走在东盟的最前面。但实际上,这个自主品牌,除了LOGO是范日旺亲自手绘的以外,几乎没有一处是出自越南之手。这家越南新势力在创始之初,依靠的主要力量仍然是“拿来主义”,研发能力几近于零。2017年,Vingroup历经重重谈判,获得了宝马发动机的使用授权。同年6月,Vingroup与通用汽车签订合作协议,获得通用汽车在越所有业务,其中就包括河内汽车组装厂。随后,VinFast又先后将麦格纳、博世、舒勒、LG等世界知名供应商纳入“朋友圈”。总的来说,车上所有的部件均是外采,并由麦格纳代工生产。

除此以外,美国汽车业专栏作家斯蒂芬·福格尔刊文表示质疑,认为越南发展电动车产业仍面临诸多困难,包括人均收入较低、充电设施匮乏、电力能源短缺、本土电动车制造起步缓慢、官方支持力度不大,等等。他认为,在上述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前,越南的电动汽车市场将持续疲软。

不可否认的是,VinFast已经赚足了越南国人的民族情感,但外界更关注的是,“烧钱”的VinFast会否如VinSmart手机一样昙花一现,毕竟根据去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Vingroup汽车板块的亏损已经达到10万亿越南盾(约合人民币28亿元)。

更多深度分析和精彩内容请关注深圳卫视每周三晚21:20播出的《关键洞察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