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足亞運隊備戰有望“走出去”

在陪伴為數不多幾名留隊球員共同度過“隔離期”后,中國男足選拔隊主帥揚科維奇與助手及球隊管理團隊成員於21日離開大連返回北京。

揚科維奇的父親7月中旬因病離世,但他仍堅持帶隊打完東亞杯賽。回京后,揚科維奇也沒有返回塞爾維亞,而是繼續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一面總結球隊前期備戰與競賽工作,一面著手擬定下階段亞運會備戰計劃。

8月13日晚,作為2022年東亞杯參賽隊之一,中國男足選拔隊結束了在海口市的隔離,隨后與因疫情而一度滯留在當地的3支中超球隊廣州隊、滄州雄獅隊、成都蓉城隊一起飛赴大連市。由於部分中超球隊先后在海口市、大連市備戰並參加中超比賽,因此截止到8月14日,國足選拔隊僅剩7名球員在隊。

不過即便抵連后全隊仍需按防疫規定接受必要周期的隔離,揚科維奇出於對球員負責的考慮,仍堅持帶領這些隊員在駐地酒店進行身體訓練。“哪怕球隊僅剩下一名球員在隊,揚科也會陪伴他到最后一刻。經過3年多的帶隊后,揚科維奇除保持責任心外,更和這支球隊建立了深厚感情。”一位隊內人士這樣評價說。

就在回京后次日,也就是本周首個工作日,揚科維奇便出現在中國足協辦公樓內。雖然截止到目前,有關國家男足下階段組隊計劃、主帥李霄鵬去留問題的答案都還未得到官方明確,但隨著杭州亞運會確認延至明年9月至10月進行,中國男足亞運會代表隊的備戰工作仍將繼續進行。揚科維奇作為這支代表隊的主教練,自然也將把工作重心調整到亞運會備戰工作中來。

按照計劃,揚科維奇近期將結合此前東亞杯帶隊等工作向中國足協進行一番深入總結。與此同時,他還將推出下一步球隊備戰的計劃。從今年3月迪拜杯以及7月東亞杯情況看,高質量的比賽幫助這支以1999年齡段球員為主的亞運代表隊豐富了一定的實戰經驗,提升了實戰能力。反過來說,這支球隊從組隊到如今,累計參加的高質量比賽不超過10場,他們需要多打比賽,特別是高強度、高對抗國際比賽。揚科維奇本人也希望,在接下來一年的時間裡,球隊可以繼續盡可能多地參加各種國際比賽。

受疫情影響,中國足協本年度內無法邀請其他國家(地區)的球隊來華參加國際比賽。此外,賽歷顯示,本賽季中超聯賽、中甲聯賽、中乙聯賽余下賽事,包括事關各種競爭利益的關鍵輪次賽事將在下半年密集展開,其中9月的國際比賽日周期,也就是卡塔爾世界杯開賽前最后一段國際比賽日周期內,也將安排國內職業聯賽賽事。

由於男足亞運代表隊的成員大多有能力在中超、中甲俱樂部獲得穩定的出場時間,而類似戴偉浚、吳少聰、韓佳奇這樣的球員甚至是各自俱樂部的絕對主力,因此男足亞運隊欲在聯賽運行周期內“擠”時間展開集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走出去”對男足亞運代表隊而言才是切實可行的辦法。事實上,為幫助國字號球隊在疫情期間解決“缺乏實戰鍛煉”的難題,中國足協經與各方協作后,已經相繼將2003年齡段U19國青隊、2001年齡段U21國青隊(新一屆國奧隊)送往東歐拉練、熱身,而即將投身U17亞洲杯預選賽的2006年齡段U16國少隊也於本月10日在雲南玉溪集中,隨后赴日本進行拉練、熱身。對於同樣肩負備戰重任的男足亞運代表隊,中國足協也會不遺余力地支持。從各種現實條件來看,這支球隊有可能在本賽季國內職業聯賽、杯賽落幕后,參照其他幾支國字號梯隊出訪的方式,赴海外拉練、熱身。

需要說明的是,中國足協雖然積極推進各級國字號球隊赴海外拉練,但在球員征調的問題上,各隊都會充分尊重俱樂部方面的利益。比如,剛剛隨國足選拔隊赴日參加東亞杯的U21國青隊適齡后衛球員梁少文近期已經重返北京國安隊。而同樣因俱樂部隊需要而無緣歐洲拉練的還有來自武漢長江隊的U21國青適齡球員陳宇浩、來自廣州隊的王世龍。廣州隊的凌杰、河北隊的高玉男也出於類似原因無緣隨U19國青隊出訪。據悉,中國足協與幾支國字號球隊教練組已經達成共識,如果部分球員因俱樂部隊需要,且確實能夠在俱樂部隊賽事中獲得穩定的出場時間,那麼國字號球隊完全可以暫不征調這些球員。畢竟,協會協助各隊出訪拉練,也是為了給廣大球員創造高質量實戰機會。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